1月8日深圳快播公司涉黄案在北京市海淀法院开庭审理

1月8日,备受关注的深圳快播公司涉黄案在北京市海淀法院开庭审理,快播CEO王欣、事业部总经理吴铭、事业部副总经理张克东、事业部副总经理兼市场部总监牛文举出庭接受审理。面对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的指控,王欣和快播3名高层均否认控罪,认为自己无罪,截至今日晚间,庭审阶段已经结束,在持续两日的庭审过程中,有哪些不容错过的要点?

20160114003840
第一回合

公诉人问:快播是否具有发布、上传、搜索淫秽视频的功能功能?

王欣:快播不具备传统意义上的上传、搜索、发布功能,它的作用仅仅是给视频编码、编号,发布的功能是由第三方管理员实现的,只有这样才能让外界看到、然后传播,所以快播不具备传播属性。

快播播放器像一个传统DVD,可以播放各种碟片,可以播用户自己的,也可以播放别人的。

快播的主营业务是播放器业务、游戏业务和机顶盒业务,根据资讯广告或者和搜索引擎的合作以及会员的收入盈利。

张克东:快播没有发布淫秽视频,都是网站管理者发布的,而且是通过110系统的审核,才能上传。快播软件提供下载,而使用快播的这些网站,站长要手工选择、共享文件,获取编码,然后发布,快播在这其中只负责编码这部分操作,其他不参与。快播其实只是提取特征码,站长才是真正发布的人。

我们是P2P模式,这种模式可以极大节省服务器带宽支出,减少站长的运营成本。

公诉人:淫秽视频传播的行为和主体当然是快播,这跟缓存文件是不是可视的没有关系,跟站长把视频传到网上也没有什么关系。

被告人主观上对于传播淫秽视频是明知的,但是王欣对淫秽视频的态度是快播没义务管理,通过快播的行动也可以印证这种态度。

第二回合

公诉人问: 如何解释查获的四台服务器中抽检视频70%为淫秽内容?快播是否明知其中有淫秽视频仍放任不管?

王欣:服务器中的淫秽视频仅仅是缓存数据文件而已,缓存加速服务器只是为了加速播放,是行业通用方法,提高服务质量,用户卡顿的时候,补充带宽,减少卡顿。缓存服务器存储的是视频碎片,一个单纯的碎片。

缓存服务器存储的是电子数据而不是视频文件,快播不能能否凭借视频编码就知道视频的内容。

公诉人:法律不强人所难,但是快播连最基本的都没有做到。快播对淫秽视频的监管体现在哪里?效果在哪?有辩护人说我们对技术定罪,公诉人从不是对技术定罪,只是对行为定罪!快播这么大公司,对于服务器的视频,拷贝出来判断下就这么难吗?

第三回合

公诉人问: 快播有没有采取相关措施屏蔽淫秽视频?快播是否明知其中有淫秽视频仍放任不管?

王欣:快播用内部有110系统过滤不良信息,同时还有举报方式,关键词筛选是主动的,由网监部门提供,经常更新。用户举报是被动的。效果还是不错的。屏蔽了多少视频不知道,网站有上千个(四千多个)。深圳网监提供的(需要屏蔽的)域名、网站,是不能进入缓存服务器的。

但是我们有义务去做110系统,因为色情对青少年影响很大,基于这种义务,我们才去做的。

公诉人:快播公司在2012年和2013年连续受到了行政处罚。快播在第一次处罚中明确表示整改,但是又被处罚,证明快播存在“明知”问题。

第四回合

公诉人问: 快播明知有用户利用软件观看传播淫秽视频,为什么不转型?

辩护人:公诉人一直在很激动地问快播为啥不会转型?这个与常识相悖!技术本身是中性的,是没有标签的,没有良性和恶性的。我们手机天天都能收到诈骗信息,为什么中国移动不转型?

还有百度云,网易云,这个云那个云的,为什么不去关停百度公司?

王欣:我们不具备做内容的基因,做技术不可耻,坚持做技术的人很难得。

第五回合

公诉人问: 快播到底是否属于互联网信息服务企业?还是软件企业?是否从淫秽视频中获利?

王欣:软件技术提供商,他没有内容,不算内容平台商。我们不经营内容,跟优酷土豆不一样,我们是技术性公司,一直在为中国的技术做工作。

约炮不可能成就陌陌的今天,假货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。满足小众的需求不能成为主流。色情网站不是互联网的主流,快播不可能依靠淫秽视频这种小众需求来获利,不信你找两个色情网站给我看看。

公诉人:快播一共才屏蔽了四千多个网站,比例太少。

辩护人:公诉人说快播一共才屏蔽了四千多个网站,比例太少,但我们认为已经不少了,去年一年的时间,扫黄打非办查处的色情网站也不过422家。

辩护人:快播在监管方面,有没有受到政府部门的奖励或表扬?

王欣:十八大期间,受到深圳网监的表扬。

公诉人:多名快播员工都表示自己知道有淫秽视频,所以快播主观是明知的,放任故意淫秽视频传播。

王欣:你说快播员工明知道有淫秽视频,我想说,他们胆子真大,快播给了他们什么好处?快播那么多员工周末、节假日加班,按照公诉人的意思,快播的员工是拼着命违法?

辩护人:淫秽视频如何鉴定?你的工作量和工作时间什么情况?

鉴定人:我鉴定过太多了,这种视频随便一拖,肯定就是那种画面。领导拿过来多少,我看多少,(一共)2万多个视频吧,一天至少看600部,最多800部,但600部是我的底线。

下面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精彩细节:

快播公司及4名高管否认犯罪

针对公诉人对快播公司的指控,快播公司诉讼代表认为,快播公司不承认起诉书的指控,快播公司本身是无罪的,公司从成立以来到关闭都是技术研发的 .

王欣认为自己和快播公司都不构成犯罪,对于指控的事实也有意见,认为快播不具备传播属性 .不认为软件具有发布、搜索、下载功能。

快播播放器开发了五六年时间,是全能型播放器,只要是视频文件都能打开。播放器本身无法分辨播放的是不是淫秽视频,这个技术全世界都做不到 .

公诉人:用户用快播点播网络在线淫秽视频你知道吗?

王欣:个别用户会点击淫秽视频,快播无法辨别用户是在线播放还是本地播放。

王欣表示,技术上不能杜绝淫秽视频,但实际上快播研发了110系统。

公诉人:明知管不了淫秽视频,为什么公司不转型?

王欣:我们公司不具备做内容的基因;其次,做技术并不可耻,坚持做技术的人很难得,为什么要去转型?

公诉人:淫秽视频发布者为什么选择快播的系统来发布?

王欣:因为我们的播放效果非常好,很多年打不开的视频都可以打开。

吴铭接受询问,称起诉书所指控内容完全不符合事实。认为那4台服务器根本就不是快播的服务器。里面的视频不知道是谁的,看起诉书都觉得挺好笑的。并称110系统运行的挺好,网监还发了奖状。

张克东到庭接受询问,快播是一个开放平台,谁都可以用。我们对热门内容进行缓存,不识别内容是不是非法。世界上没有一种技术可以识别缓存服务器上的文件是不是淫秽视频。快播播放器本身没有发布功能。

张克东称110系统从2011年就开始做了。王欣要求不能和淫秽视频沾上边,110系统不间断运行。

牛文举到庭接受询问,不认同起诉书中的指控内容。称自己只是个执行者,只负责执行。不是公司股东,没有参与过分红和公司分成,只领工资。所以不认同指控。

被告人和公诉人“切磋”互联网技术知识…

公诉人:通过搜索快播+淫秽关键词比通过搜索百度+淫秽关键词的结果要多,这个结果也比搜索暴风影音+淫秽关键词的结果要多。

王欣:毫无意义,你也可以通过搜索QQ+淫秽关键词,看看有多少结果。

公诉人:本案犯罪主体是快播公司,王欣是负责人,有不可推卸责任。快播公司以技术开发为中心,多年来,只管技术,不问内容,使得快播成为和淫秽视频有挂钩关系。 即便快播关闭后,仍然有很多通过快播搜索淫秽视频。对于王欣,建议判十年以上,并处罚金。

王欣:公诉人列举了这么多证据,在我看来存在很多逻辑错误,互联网常识错误,以及偏见。公诉人通过搜索关键字说明快播和色情网站有关系,这是不合理的。色情网站不是互联网的主流,不信你找两个色情网站给我看看。约炮不能成就陌陌的今天,假货也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。

为什么每次证据提取的视频数量都不一样,即便有第四次提取,色情视频可能也越来越多,即便全部是色情视频,这意味着什么,这意味着中国有多少人同时在看色情视频?这合乎逻辑吗?这明显不合乎逻辑。

张克东:110那个系统是一直在工作的,屏蔽了绝大部分色情内容,这不能说明我们弱化管理。

辩护人:公诉方的证据不能证明快播公司主动进行传播淫秽视频 ,因为快播公司也不可能主动传播,不具备发布、上传和搜索功能。视频搜索是通过搜索引擎进行的,绝大部分是百度,这是客观事实。

淫秽视频的来源和快播公司无关。快播播放器不是信息服务,只是一种播放工具 ,不存在服务内容,也没有网络存储空间。

不能因为有人用菜刀杀人了,就说菜刀公司有罪 .不能因为说有人用电脑犯罪,那就说电脑公司犯罪,如果这个逻辑成立,那么社会必定大乱!

为什不转型

快播CEO王欣: 公诉人说我们的盈利都来自于色情视频是对我们的偏见。要知道,色情网站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,小众的用户不能成就大事,就像约炮不能成就陌陌的今天,假货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一样。

王欣律师: 公诉人老是问快播为什不转型?那就我问问,我们手机里老是收到诈骗短信,怎么没让中国移动转型啊?

公诉人:在多年以来,快播以“只问技术,不问内容为借口”,对于系统内的淫秽视频不闻不问,只是快播和淫秽视频基本现成了一个挂钩的关系。

公诉人: 如今点对点的播放技术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,很多公司都已经涉及,但是为什么只有快播公司做到了现在的规模?快播在对问题心知肚明时,采取鸵鸟政策,躲避责任蒙混过关。希望被告人不要用互联网原罪去搪塞,能够用你们的专长做一些你们应当有的贡献。

服务器问题

案件中最重要的物证就是被查获的四台服务器,后北京市公安局从服务器中提取了25175个视频文件进行鉴定,认定其中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为21251个。

而辩方律师则从程序的角度否定四台服务器的证明力。称扣押服务器的手续不全,鉴定程序也有瑕疵,因此不能排除服务器里的数据被篡改、输入及被污染的,不能证明里面的数据都是快播公司的缓存数据。

辩护人一直询问公诉人,怎么证明鉴定的四台服务器就是查获的4台,怎么证明查获的这四台就是送到鉴定的四台?不拿出证据,我们就不信。“刑事案件的举证权在公诉人,必须保证证据严丝合缝”。而公诉人则一再强调:“鉴定是在公安机关的全程监视下进行的。”

“常识性错误和偏见”

在辩护阶段,王欣做了自我辩护,称公诉人所列的证据有很多常识性的错误和偏见。

公诉人提供了很多人证,说快播公司的许多员工反映快播知道这个播放器传播淫秽视频。王欣认为快播的工资在同行业里只能算中等,员工们不可能在明知道这是犯罪还在公司工作。王欣还举了一个例子,称员工中有一位斯坦福的毕业生。“他为什么要冒那么大风险,明知道违法还加入快播公司,我认为有逻辑问题。”

王欣还称:“公诉人列举的证据中,服务器中提取的文件一次比一次多,而且越来越多,如果真有这么大比例的色情视频,意味着中国有多少网民在看色情网站,这不符合逻辑。”

否认潜逃韩国

此外,王欣认为自己并没有潜逃到韩国,他先去了香港,后前往韩国是去散心钓鱼,因为那个时候被诊断有抑郁症。主审法官问王欣,此前,王欣在香港逗留时,已经有北京警方联络他,要求他回北京协助调查,他为何没有回过北京。王欣称当时身体状态很差,无法配合调查。

欢迎分享:李灿灿博客 » 1月8日深圳快播公司涉黄案在北京市海淀法院开庭审理


赞 (0)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专区 2

◎已有 2 人参与评论

  1. 高佣金现在还没有一个结果!!真不知道是干嘛了回复